当前位置:  景洪市法院>>案例选登

关于罗顺云等四人故意毁坏财物罪、抢劫罪并涉恶势力犯罪一案的分析意见

作者 :罗金梅  来源:本站原创  访问次数:  发布时间:2020-07-23 09:07


【裁判要点】

恶势力是指经常纠集在一起,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在一定区域或者行业内多次实施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百姓,扰乱经济、社会生活秩序,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但尚未形成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违法犯罪组织。

【案件索引】

一审案号:(2018)云2801刑初642

 

一、基本案情 

(一)案件当事人情况

被告人罗顺云,绰号小罗,男,1996528日出生,云南省巧家县人,汉族,初中文化,无业,户籍所在地云南省昭通市巧家县老店镇大火地村公所松林社31号,暂住云南省景洪市大曼么村出租房。因涉嫌本案于2018424日被云南省景洪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517日被执行逮捕。

被告人胡洋,曾用名胡永波,男,1997111日出生,四川省富顺县人,汉族,初中文化,无业,户籍所在地四川省富顺县石道乡同安村326号,暂住云南省景洪市曼栋老村出租房。因涉嫌本案于20171023日被云南省景洪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123日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2018815日被执行逮捕。

被告人杨涛,男,19991015日出生,云南省昭通市人,汉族,小学文化,无业,户籍所在地云南省昭通市盐津县普洱镇沿江村民委员会凡家坪社5号,暂住云南省景洪市曼允村出租房。因涉嫌本案于 201822日被云南省景洪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37日被执行逮捕。

指定辩护人李昌凤,云南民定(景洪)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援助机构云南省景洪市司法局法律援助中心。

被告人打爬,绰号小黑,男,1997724日出生,云南省勐海县人,哈尼族,初中文化,无业,户籍所在地云南省勐海县西定乡南弄村委会南弄二队20号,暂住云南省景洪市曼景兰一巷出租房。因涉嫌本案于2018314日被云南省景洪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410日被执行逮捕。

(二)经审理查明的案件事实

被告人罗顺云、胡洋、杨涛、打爬经常纠集在一起,形成恶势力犯罪团伙,以暴力、威胁等手段,多次实施打、砸、抢的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扰乱社会生活秩序,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

20171018日凌晨4时许,被告人罗顺云邀约被告人胡洋、杨涛、打爬前往景洪市景兰银钻B-1-1游戏机室进行打砸,由罗顺云在门外望风,胡洋、杨涛、打爬戴着口罩持罗顺云事先准备的锤子、刀等工具进入游戏机室对游戏机进行打砸后逃离。同月20日,罗顺云、胡洋找到景洪市景兰银钻游戏机室老板张焱华,要求张焱华安排二人在游戏机室上班,每月各支付工资3000元,张焱华未同意。当晚,罗顺云、胡洋、杨涛、打爬、郑某某(系未成年人,另案处理)等人纠集在一起,经罗顺云邀约,于21日凌晨4时许,由胡洋驾驶车牌为云K35L88号白色东风标致轿车载罗顺云、杨涛、打爬、郑某某等人携带刀、锤子等工具前往景兰银钻欲再次对该游戏机室进行打砸,因游戏机室门被反锁,罗顺云等人未能进入,便使用携带的刀、锤子等工具打砸游戏机室防盗门,致防盗门损坏。21日凌晨5时许,罗顺云、胡洋、杨涛、打爬、郑某某从景兰银钻游戏机室打砸出来后,由郑某某提供景洪市油乡宾馆旁游戏机室的位置,胡洋驾驶云K35L88号白色东风标致轿车载罗顺云、杨涛、打爬、郑某某来到景洪市油乡宾馆旁游戏机室,由胡洋、郑某某二人在车上等待接应,罗顺云、杨涛、打爬三人戴口罩持刀和钢管进入游戏机室对游戏机进行打砸,罗顺云持刀从服务员李洪霞手中劫取人民币2400余元,后五人乘车逃离现场。在逃离过程中,罗顺云将所得赃款分给胡洋、杨涛、打爬、郑某某。

二、判决结果

被告人罗顺云、胡洋、杨涛、打爬持凶器肆意对他人财物进行打、砸,故意毁坏他人财物,情节严重;并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暴力和威胁手段劫取他人现金2400元,数额较大,四被告人的行为触犯刑律,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抢劫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及犯罪事实成立,依法予以支持。四被告人均属一人犯数罪,依法应数罪并罚。被告人罗顺云、胡洋、杨涛的辩护人提出本案不构成恶势力犯罪的辩护意见,经审理查明,四被告人经常纠集在一起,以暴力、威胁等手段多次实施打、砸、抢违法犯罪活动,符合关于认定恶势力犯罪的相关规定,依法予以认定,故上述辩护意见不予采纳。据此,综合各被告人犯罪性质、情节、社会危害性,在共同犯罪中所起的作用以及各项量刑情节,依照法律的规定,对罗顺云等人作出有期徒刑六年至四年零六个月不等的判决。

宣判后,上述四被告人均表示服判不上诉,现四人已被送往云南省西双版纳监狱服刑。

三、产生犯罪的原因分析

本案是围绕着游戏机室存在违法经营产生犯罪,除了与被告人家庭监管、文化层次、法律意识有关外,由其与行业监管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主要表现如下:

1、从其家庭方面看,其父母都是打工一族,忙于生计,疏于对孩子的家庭教育和监管,导致孩子过早的进入社会,又无立足于社会的技能,从而养成好吃懒做、不劳而获的恶习。

2、从被告人的个人情况看,本案的4被告人均属文化层次低、法律意识淡薄,刚成年且步入社会不久的无固定职业和收入的闲散人员。

3、行业监管方面,游戏室经营者利用游戏机赌博进行盈利的违法犯罪行为,由于行业监管不到位不全面,没有及时遏制,为各类犯罪的滋生提供了条件。罗顺云等人就是利用游戏机室经营者从事赌博违法行为,不敢报警,以黑吃黑的方式,要求到游戏机室上班并要求发放一定数额的工资,被拒绝后,为实施报复和达到非法获取钱财的目的,结伙实施打砸抢的行为,演变为故意毁坏财物和抢劫犯罪。

四、意见和建议

建议相关部门,应强化市场监管的事前措施和事后措施,把强化行政执法与明确市场退出机制结合起来,建立多部门联动的长效管理机制。在行业管理部门如何建立常态化的长效管理机制方面也存在可以进一步规范和强化提升的空间,只有管理规范化、常态化,才能最大限度的遏制和压缩涉黄赌毒违法经营的空间,铲除黑恶滋生的土壤。建议:(1)严格行业准入条件;(2)签订承诺书,保证不经营涉黄赌毒电子游戏;(3)建立身份登记,确保未成年人禁入,并禁止非法人员在电子游戏室聚集、藏污纳垢;(4)加强监管力度,对该区域游戏机室进行清理整治,有效遏制非法行为的常态化,遏制黑恶势力的滋生。(5)加大惩罚力度,一经发现有违反行业对顶的行为(6)加强宣传,大力开展对基层群众的宣传工作,让群众充分认识到赌博的危害,远离赌博。